追蹤
RcIaTtA的美麗心世界
關於部落格
喜歡生活中一切美好,享受與人分享的幸福
  • 140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回顧二祖慧可大師法難談當代禪宗妙天禪師宗教事件

公元533年,達摩祖師在河南省嵩山一帶,秘密地將佛心印付囑給了慧可祖師。當年,佛心印的傳承是在極度秘密的情況下進行,而同時期的世界真可用亂世來形容。

因為,魏晉南北朝的大時代將在48年後結束,分裂280年之久的中國,將由北周驃騎大將軍楊堅統一。

統一前夕,神州大地政治局勢極不穩定,南朝與北朝的對峙在尖銳中,就快要分出勝負,各地政權對於民間任何勢力都保持高度的警覺。
達摩祖師因為來自印度,所傳祖師禪法,獨樹一幟,未受到南北朝的政權青睞,更受到傳統佛教徒的強烈攻擊,認為是異端邪說。
當時,強烈攻擊達摩祖師的有菩提流支和光統律師等徒眾。大多數佛教徒寧可選擇普遍流傳的「如來止觀禪」,或者念經誦佛法門,少有人敢來領受這門似乎標新立異,廣受攻擊的禪宗心法。所以當時達摩祖師門下弟子其實很少。
慧可祖師似乎受到了佛的眷顧,或許也是因為他的慧根獨俱,他在眾生尚無從了解達摩祖師傳法密意之下,已然深信達摩祖師具有佛心真傳,追隨其多年修行。

此後6年,達摩祖師不斷考驗慧可祖師,終於在慧可46歲之年,將佛心印付囑給了他。
達摩祖師是一位圓滿成就的大智慧覺者,他內心知道,弟子慧可雖然接到了佛心印傳承,但他的未來將會面臨非常巨大的挑戰。
達摩祖師佛眼觀照世間,橫在眼前的,政治上南北朝即將統一,天下紛亂加劇,而不斷迫害達摩祖師的菩提流支和光統律師,日後對其一脈的迫害只會惡化,還有幾十年後,北周武帝將會展開毀滅佛法的驚世之舉。
如果政治的打壓混合了傳統佛教的攻擊,這位弟子的命運堪慮。
達摩祖師非常疼愛這位難能可貴的傳承弟子,儘管已預知了他未來的艱辛與挑戰,但也知道這正是優秀法嗣的的高貴使命。
因此,達摩祖師將佛心印傳承給慧可時,特別囑咐他:
「當年,世尊將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付囑摩訶迦葉尊者,輾轉囑咐至我,現在再付囑予你,你應當妥善守護,絕不可令其斷絕。此外,一襲袈裟同時交付予你,作為憑信。」這便是有名的「內傳法印,以契證心;外傳袈裟,以定宗旨。」
這裡的「法印」,就是佛祖在靈山法會上,囑咐迦葉尊者代代相傳,正法眼藏,涅槃妙心,無相實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的佛心印。
達摩祖師更交代慧可:
「許多人福慧淺薄,疑慮叢生,只認為我西天之人,說你是中土人士,憑甚麼得到我的佛心印?如今交給你袈裟,是讓你有所證明,幫助你弘法無礙。但等到我入滅後200年,袈裟就不必再傳下去。」
達摩祖師在傳佛心印後,特別提醒慧可祖師韜光養晦,小心因應未來的末法亂世及政治毀佛。但是他終究也無法說得太多,因為這是下一代必須要超越與克服的法難。
不過,達摩祖師深信,慧可在年輕時受過的諸多磨難及歷練,足以讓慧可在亂世中,把佛心印繼續傳承下去。
慧可祖師在荷承佛心印後,便在嵩山、洛陽一帶潛心靜修,一方面小心翼翼地弘法,尋找真正能承接佛心印的佛弟子,一方面靜待時局的變化,希望亂世盡快過去。
接下來的十幾年,慧可祖師受到各方傳統勢力的打壓,只能低調地弘法。
大約自公元535年起,他大致在東魏的鄴都一帶弘法。因為慧可祖師弘揚的是達摩祖師的佛心印心法,更強調自性修行的重要,他不重視文字經典的講述,著重於心悟與見性,這些異於傳統佛法的內容,一直被許多佛教徒斥為外道。
在鄴都弘法期間,有一位著名的大師道恆禪師,門下弟子超過千人,盛極一時,竟直指慧可祖師之禪法為「魔語」,是邪魔外道。為此,更派出許多弟子前往挑戰辯論,並且四處誹謗慧可,要大家千萬不要去他那裡學禪學佛。由於形象嚴重受創,慧可祖師並沒有太多弟子門人跟隨。
到後來,道恆禪師變本加厲,使出千方百計阻止慧可祖師的弘法,竟然向官府告發慧可祖師妖言惑眾,甚至賄賂官府刺殺他。慧可祖師因此幾乎被害身亡,被迫離開了鄴都。在此之後,祖師便更見低調。
慧可祖師在鄴都受到迫害,在少數弟子的保護之下,輾轉在鄴、衛一帶流浪行跡。由於顛沛流離,居無定所,再加上祖師的佛法高遠,不像傳統法門有經典、儀軌、誦經法門易於複製,所以不易為一般人所理解,故始終沒有多少隨從的弟子在側,處境堪憐。
接下來的30幾年,慧可祖師艱辛地生存著,也不敢再公開地弘法講道,愈發地沉潛低調,只希望能夠遵照師父的託付,能夠將真正的佛祖心印傳承弘揚。
或許,此刻的他已經知道,北周武帝的滅佛之舉即將到來。
公元574年,此時的慧可祖師已經高齡90多歲,北周武帝受到了道教人士的蠱惑,也基於政權的私心考量,展開了滅佛的大規模迫害。北周武帝下令燒毀全國佛廟、佛像、佛經,詔令300萬僧人還俗。
在當時已經是命若懸絲的慧可祖師,抱著羸弱的身體,保護著少林寺的許多重要經典,逃往南朝的陳國,到太湖左縣九龍山躲避大亂。
公元581年,楊堅廢北周靜帝,篡位開國為隋,改元開皇,史稱隋文帝。此時的楊堅僅僅佔據北方,尚未實現全國統一。在北朝境內,不服楊堅稱帝的各地勢力紛紛反叛,天下大亂。慧可祖師仍然躲避在南方,靜待時局的演變。
公元588年,楊堅穩定了北方的局勢後,派其子楊廣率51萬大軍兵分三路南下攻陳,安逸而腐敗的陳國節節敗退。隔年2月,北朝大軍攻入建康城,捉住陳叔寶,陳朝滅亡。
自西晉永嘉之亂以來,分裂長達280年之久的中國,復歸統一。然而,此時的天下凋敝,生靈塗炭,慧可祖師無奈地在亂世中苟活,只期盼治世早日降臨,佛法能夠重新昌盛。
公元589年,慧可祖師眼見南北朝統一,弘法時機已然降臨,竟然在高齡百歲之期,仍然毫不畏懼疲憊與艱辛,回到了北朝故地鄴都。然而,當他回到鄴都時,他驚呆了。
鄴都竟然在戰火中,被隋軍付之一炬,只因為攻城戰中,北魏守軍拚死抵抗,惹得楊堅大怒,下令焚毀此歷史名城。此刻,矗立在在慧可祖師眼前的,竟然只剩斷垣殘壁,杳無人跡
傷心難過的慧可祖師眼見眾生在無情的戰火下飽受摧殘,想要回到故地弘法,竟然連人民都已經遠離了,感到失望的他始終想著師父的囑託,這也是他唯一仍然堅持活下去的理由。因為,他深知禪宗法脈必須傳下去,佛陀正法不能斷絕啊!
接下來的34年,慧可祖師超過100歲的高齡,不斷地在鄴都附近行化宣講,儘管弟子不多,但他仍然拖著身軀,堅定的守護著佛法,這種精神實在太令人讚嘆,也開始引起了些許的注意,有愈來愈多的人願意開始聆聽他特殊的禪宗教法。
公元593年,慧可祖師到了鄴都東北40餘里的成安縣,登上了鄴北第一大寺匡教寺的講台,宣講禪法。由於祖師百歲高齡,護佛不輟,因此吸引了愈來愈多的佛教徒前來聽其傳法。
慧可祖師面對廣大聽法的信眾,娓娓道出了眾生皆具自性的真理,他告訴眾生儘管人世間戰火摧殘,生靈塗炭,當我們面臨貧苦煩惱的無盡深淵時,仍然要知道自己內在所具有的真如佛性,光彩奪目,只要能夠依循正法真修實證,終將能解脫世間煩惱,證得菩提。
慧可祖師平易近人的佛法,安撫也鼓舞了無數的人心。但是,距匡教寺不遠處的聖山寺,有一位辯和法師嫉恨於他。辯和法師自認專精於《涅槃經》,他認為慧可祖師不重經典,不講經文,空講佛心,實為外道,根本是妖言惑眾。
當時,
辯和法師為了和慧可祖師一較高下,便在聖山寺設壇,講他最拿手的《涅槃經》。可是,許多信眾都被吸引到了慧可祖師的匡教寺聽法,甚至連辯和法師的弟子也被吸引過去旁聽,最後甚至不回去了,這深深惹怒了辯和法師。
辯和法師終於惱羞成怒,恨從心起。他指責慧可祖師妖言惑眾,是附佛外道,是異端邪說,要求匡教寺住持必須將慧可祖師攆走,但住持感到非常為難,因為他知道慧可祖師一心弘法,並非外道。
辯和法師見到匡教寺始終拖延處理,心生不滿,就直接一狀告便到成安縣衙,向縣令翟仲侃誣指慧可祖師離經叛道,散佈異端邪說,聚眾惑亂,圖謀不軌。他更添油加醋,說北魏年間曾有一位和尚,名叫法慶,聚眾造反,自號「大乘」,現在慧可也在宣揚大乘禪宗,豈不是如出一轍?一旦發生什麼意外,你縣令大人擔待得起嗎?
當時,楊堅才剛統一國家,政權容不得任何閃失,地方官吏更是擔心民間造反勢力禍延自己。縣令翟仲侃更是個行伍出身的粗俗之人,聽了辯和法師的話,頓覺非同小可,便令衙役火速趕到匡教寺,將慧可祖師傳來,進行審問。
慧可祖師據理力辯,他說:禪宗所傳的都是世尊所傳下來的教義,一切眾生皆具佛性也是世尊所教導的,而祖師代代相傳的心印付囑,雖說無相,卻是千真萬確,我著重禪定與離相修行,要修行人不要執著經典文字相,都是有憑有據的,怎麼能說是異端邪說呢?我勸世人行善避惡,怎麼能說是聚眾造反呢?
但是,翟仲侃在辯和法師的挑撥下,必欲置慧可祖師於死地。竟然不由分說,杖責慧可祖師。慧可祖師當時已經是百餘歲高齡,哪能承受這種身體的杖刑呢?行刑完畢,慧可祖師已經是羸弱不堪,幾乎當場死去。但翟仲侃竟然在辯和法師的堅持下,向隋文帝楊堅上呈奏文,誣稱慧可祖師是妖僧,謀劃聚眾造反。
由於隋文帝剛立國不久,最忌諱的就是聚眾造反,他接到奏文後大為震怒,嚴令查處,嚴懲不貸。翟仲侃在接到朝廷的旨意後,便宣告慧可犯謀反罪,屬十不赦之重罪,當施以戮刑。
這真是何等的悲戚,他的弟子們聽說師父將要被處死,無不聲淚俱下,痛苦萬分!
但是,面對這天大的冤屈,慧可祖師十分坦然。
他回憶起幾十年前,師父諄諄善誘的和藹面容,也回想起師父付囑佛心印的叮嚀,他知道師父早就放心把法嗣交給他,他也很高興自己並沒有辱沒師命。因為,他已經佛心印付囑給了他的弟子僧燦,而這位僧燦也將會和他一樣,勇敢地走下去。
將要步上刑場的慧可祖師,對皈依弟子和信徒們說:我今天受刑,如果能讓那些與我有冤緣之人得以滿足,我也就滿足了,我甘心受之,並無怨恨,你們都不必悲傷,且不可以產生惡念,影響修行,我只希望各位繼續一心向佛,學道進德,精勤修持。
慧可祖師吩咐罷,就從容登上了行刑台。
公元593316日,一代宗師慧可祖師竟遭戮刑。
據《成安縣誌》記載,慧可祖師死後被曝屍於城南的荒野上,數日後,屍體不但不腐,肉色如常,還散發出一種濃郁的奇特香味,傳播很遠,縣民議論紛紛,縣官甚感恐懼,遂將祖師遺體投入漳河,欲毀屍滅跡,不料遺體竟趺坐水面,溯流而上18里,直至蘆村被打撈岸上安葬。
據唐《歷代法寶記》記載,慧可祖師遭戮刑後,消息傳到朝廷,隋文帝了解真相後,極為痛心,下令嚴懲手凶手,並且為祖師洗冤昭雪,追賜諡號「正宗普覺大師」。何其無奈,為時晚矣!
二祖慧可祖師一生顛沛流離,數度遭到佛教徒的殘害,被指為附佛外道,被指為異端邪說,最後更被政權處以死刑。他所蒙受的法難,真是不亞於西方的耶穌基督。
真正禪宗的祖師,都是秉承著佛陀傳承的佛心印,代代呵護著這無相實相的涅槃妙心,傳承與弘揚著真正的佛法。
正因為禪宗祖師具有真傳佛心印,深知佛法不在語言文字相,而在真空妙有的佛性本體,因此他們總是主張打破相法的修行,打破傳統的窠臼,不要執著在文字經典,不要執著在唸佛誦經,才會被當代許多不同見解的佛教徒所誤解。
二祖慧可祖師的時代如此,達摩祖師的時代也是如此,此後每一位祖師幾乎也都是如此,當代悟覺妙天禪師是禪宗第85代宗師,他一直主張「打破傳統,回歸正統」的修行,要眾生不要修謀取善慧的方便法,要修直了成佛的究竟法,不也是同樣的心境與使命嗎?
命運卻同樣地奧妙,同樣地被認為是外道,同樣地被政權所迫害,歷史竟是如此地輪迴。
禪宗弟子們,二祖慧可祖師所受的法難,應該讓我們更感恩他的偉大,更珍惜今天的佛緣。世人也應該從歷史中記取教訓,不要一再地重蹈覆轍,不要人云亦云。希望今後佛法的廣布流傳都不再有法難的陰影,人間的正法可以永遠流傳。

原文轉貼自禪林正傳:回顧二祖慧可大師法難談當代禪宗妙天禪師宗教事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