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cIaTtA的美麗心世界
關於部落格
喜歡生活中一切美好,享受與人分享的幸福
  • 140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當代禪宗的蒙受法難的歷史還原

 
 
 前言
 壹、正法的澄清
      一、宗教詐欺歷審一致無罪
      二、納骨塔詐欺案是冤判
      三、寺廟納骨塔完全合法
  貳、「法難」的澄清
      一、「法難」的時代背景
      二、總統大選中的佛教團體
      三、桃園大法會的陰錯陽差
      四、總統大選的秋後算帳
      五、「法難」的打擊
      六、明安寺納骨塔的由來
      七、禪師代全民受過催生「殯葬管理條例」
 後記
 



前言
善知識云:成佛三難,人身難得,正法難聞,明師難遇;若無三難,成佛何難。
依世尊之盲眼海龜譬喻,要得人身極難,但看倌們顯然已經克服此一難題,幸甚。
至於正法難聞與明師難遇則是下兩道難題,而這兩道難題恰恰是同一個難題。因為,正法與明師實為一體兩面,猶如燈與光之不可分。譬如大海夜航迷途,若能見燈塔之光,便得指引。燈即是光,光即是燈。相同斯理,明師是燈,正法為光。能遇明師,自見正法。惟難在於,如何明辨覓得明師?
畢竟,欺世盜名所在多有,魚目混珠不在少數。欲予明辨,難上加難。倘再遇「法難」(唸第四聲)之混淆,更難分辨。如非慧眼獨照,不
盲從人言之智者,或者善根俱足,得人解說者,難哉。
「法難」,指的是正法弘揚時所遭遇到的無情迫害,嚴重到形成了毀滅性的災難。「法難」在歷史上層出不窮,即便在釋迦牟尼佛弘法之當時,也曾遭遇過「法難」,中國歷代曾對佛法貶斥或迫害,也都形成過許多次的「法難」。
無論何人,均有靈覺之性。倘若能明辨是非,願意理性判斷,不受「法難」誤導,破除知識障礙,進而開悟修行,便不枉當世適逢「法難」之機遇了!
《菩薩十地品》中五地菩薩為極難勝地,師云:難勝能勝。
緣此,故云:明辨正法之難(唸第四聲),能勝正法之難(唸第二聲)。是題云:佛陀正法,難勝能勝。
 
 
壹、正法的澄清
終身以弘揚佛陀真傳心印佛法,救度地球眾生靈性離苦得樂為己任的悟覺妙天禪師,其所帶領的印心佛法法門,於民國85年蒙受法難,最終被法官判決宗教詐欺無罪,但轉賣寺廟納骨塔有罪。這裡以法律專業的角度,提出一些個人的看法,以對此案隱藏於背後卻被法官誤判的事證,加以釐清,並向世人呼籲,以正面看待一位慈悲救世的覺者所背負眾生共業荊棘的苦難。

一、宗教詐欺歷審一致無罪
士林地檢署85年偵字10003起訴書內容其實包含了兩部分,一是宗教詐欺,二是納骨塔違建詐欺。其中,宗教詐欺部分,在士林地院86年訴字131判決就已經認定完全無罪。
判決無罪的理由,主要有四:
(一) 憲法保障宗教信仰自由,應完全予以尊重;
(二) 全部佛光照片經警政署刑事警察局鑑定後,全部都是真實無虛,沒有一張合成或造假,這點與宋七力顯相紀念館詐欺案件完全不同;
(三) 所販售之金佛幣,經中央造幣廠及台北市金銀珠寶商業同業公會鑑定後,全部都是9999純金製造,沒有任何造假;
(四) 弟子劉錦隆(妙殿明)所攝錄的超渡附身錄影帶,經調查影像內所有人員均證實為真,沒有任何虛偽造假。
士林地院判決宗教詐欺無罪後,高院87年上訴字5019仍維持無罪判決,無罪理由與地院完全一樣,再次確認了宗教詐欺無罪。此後,本案經最高法院發回更審5次,每一次發回的結果,宗教詐欺判決都是無罪,這可以從高院92年上更(一)字70號、96年上重更(二)字53號、97年重上更(三)字113號、98年上重更(四)字33號、100年上重更(五)字1號每一份判決書看得非常清楚。
士林地院86年訴字131號判決書中寫道:「按宗教,原即指對於神道之信仰,是其所信仰之神或道,本即有超越理性之特質,無法以一般常識來判斷,更難以現有之科學技術檢驗證明。次按我國憲法第11條規定『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第13條明定『人民有信仰宗教之自由』,申言之,舉凡信仰自由、崇拜自由、傳教自由均應受憲法之保障,人民以言論、文字、出版等方式宣揚傳播其信仰之事務或宗教,亦應受憲法之保障。查本件所涉爭執點,如被告究竟有無異於常人之能力?『宇宙生命之光』一書所載發光照片是否為佛光或確屬殊勝光芒,購買該書是否可以佛光加被,靈性升天?經被告『加持』之蓮座,是否可超渡使用者至妙天喜樂世界成為菩薩,達成蓮花果位?或可得福蔭而消除業障,或事業順遂、身體健康,或超渡祖先、冤親債主?被告推出之『生基』能否使人獲得庇佑?靈魂附身是否荒誕無稽之事?經被告加持開光之佛像金幣是否具大磁場可保佑收藏佩帶者一家福祿綿綿,佛光普照?『印心禪園』所載被告種種神蹟佛法是否可信?均涉宗教信仰之問題,難以科學方法加以驗證,自不能責令被告證明其主張之上開事項確實存在,否則即謂其施用詐術。況以自己所信者,向他人宣揚,亦不生施用詐術之問題。」法院明確表達了尊重的態度。
高院92年上更(一)字70號判決書中,再次澄清了超自然應予尊重的理性態度,判決末段清楚記載:宗教信仰、民間習俗,源於對鬼神之崇拜與生死之敬畏,是其所信仰之神、道或上蒼,本即有超理性之特質,無法以一般常識來判斷,更難以科學技術加以檢驗證明。古人有云,敬鬼神而遠之,又云: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德五讀書,即透露出個中之玄妙。是以,蓮座、生基、佛幣、靈魂附身錄影帶、宇宙生命之光等書刊,是否能否為人帶來好運或真實,信者恆信,不信者嗤之以鼻。因此,單純以購買蓮座等物,即能消災解厄、得福報庇佑,屬宗教或民間信仰問題,不能責令被告以科學方法驗證之,亦不能即謂為施用詐術。
高院98年上重更(四)字33號判決書中,也寫道:宗教信仰、民間習俗,源於對鬼神之崇拜與生死之敬畏,是其所信仰之神、道或上蒼,本即有超理性之特質,無法以一般常識來判斷,更難以科學技術加以檢驗證明。即使是身處二十一世紀,許多人在遭遇到科學無法解答之身、心、靈問題時,仍然傾向訴諸所謂『非理性』之宗教信仰與技術,而宗教本來就有神通之觀念,基督教、佛教等正統宗教亦講求神蹟。超自然現象,信者有之,不信者亦有,此即屬宗教信仰之領域,為憲法明文保護之自由權,非司法機關所得干預。」在歷審的判決書中,所有法官都一致採取了這個態度,尊重禪師與佛法,判決宗教詐欺無罪。
無奈的是,當年檢察官起訴宗教詐騙,經過媒體渲染,誤解已經深入人心,許多人並不知道法院已經改判無罪,仍然是一知半解,這是何等無奈啊!


二、納骨塔詐欺案是冤判
士林地檢署起訴的另一部分,便是寺廟納骨塔詐欺案件,這部分高院雖然宣判有罪,處有期徒刑1年4月,依「刑事妥適審判法」減為有期徒刑8月,緩刑3年。雖然最後緩刑,但卻是明顯冤判。
當年起訴書指控:禪師「明知」汐止明安寺附設納骨塔是違建,竟花費1億7千萬元買下1樓及3樓之使用權,裝潢後再轉賣給消費者,因此涉嫌詐欺。光看起訴邏輯就知道大有問題!
如果已經「明知」是違建,對於遠在汐止深山裡的納骨塔樓,還只有1樓及3樓使用權,沒有所有權,請問誰會花1億7千萬元的天價去買呢?既然「明知」是違建,一定會用很低的價格去買吧?而且,如果真要買,為何不買整棟?甚至連同所有權都買下來呢?這樣簡單的事實,竟然有法官不明究理。
真相是,當年廟產業主邀禪師參與主持大雄寶殿,但隱瞞違建,禪師慈悲助緣投資,後來業主周轉失靈,竟硬塞納骨塔使用權給禪師抵債,禪師受託管後,便以小單位轉賣出售,最後整棟被拆,血本無歸,其實禪師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回顧整件寺廟納骨塔詐欺的案情關鍵,就是禪師對於違建是否「明知」?禪師有沒有主觀犯意?但翻遍案件卷宗,證據都顯示禪師並不知情。
當初廟產業主張運宗先生雖早已往生,無法出庭證明禪師清白,但廟產總經理鄭德村先生,以及當初介紹禪師合作的中間人褚建章先生,則先後到法院作證,證明禪師並不知情。褚建章先生作證時說:「我自己都不知道是違建,我自己全家都買了那裏的納骨塔,如果真有問題,我怎麼可能自己也買,還介紹給別人。」連介紹人都不知道是違建,禪師又怎麼會知道呢?
因此,高院92年上更(一)字70號及96年上重更(二)字53號兩次更審判決,均判決禪師販賣寺廟納骨塔完全無罪。前一份無罪判決中更清楚記載:由證人褚建章、鄭德村所述,被告於簽約時,經提供土地證明文件、寺廟登記證,介紹人褚建章不知明安寺係違建,且無法證明被告知悉明安寺係違建。
這份判決中更寫明:「彼時明安寺已興建多年,再者明安寺外觀規模宏大,巍峨聳立,有土地複丈成果圖及銷售廣告可稽,是由明安寺占地之規模及醒目之外觀,洵難使人疑其係非法建物。」判決清楚指出禪師並不知違建,才會投入這麼多錢下去,禪師絕沒有詐騙的犯意。
在高院96年上重更(二)字53號無罪判決中,也記載:被告當時所取得者只是該寺三樓之『使用管理權』,而並未取得『所有權』,是其在當時並未深入瞭解有關該寺是否確為未經合法申請核准之違章建築,以及以後確定無法申請合法化等事宜,與常情並不相違。」再次確認禪師不知情,因此轉賣納骨塔無罪!
離譜的是,在下一次發回的更審判決中,高院97年重上更(三)字113號竟然毫無憑據地推論禪師知情,因此改判有罪!其理由竟然只是所謂「自由心證」。這位法官為了判禪師有罪,自圓其說,竟然在判決書中荒謬的寫下:被告欲向承運公司買受的標的物既為明安寺3 樓『建物使用權』,而非買受明安寺『經營權』,自應查閱相關建物登記。」短短幾句「自由心證」,就完成了舉證推論,認為禪師「自應查閱相關建物登記」,設定你有這個查閱義務。判決再進一步說:「被告辯稱完全沒想到查看該建物相關資料等語,不能採信。」如此自問自答的判決,何其偏執?這樣的判決能讓人信服?
這份判決還離譜地寫下:「被告未向主管機關台北縣政府申請辦理任何寺廟登記或寺廟變更登記,而違法經營天佛大道院。足證被告並不在乎明安寺或天佛大道院屬於違章的事實。」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明安寺本來就有辦寺廟登記,而辦不辦登記或變更登記,這與知情違建有何邏輯關係?但判決竟然推論出「足證被告並不在乎」的字眼。請問:就算真不在乎,能憑「被告並不在乎」推論被告知情違建嗎?如此缺乏任何證據所作的有罪判決,竟然被接下來的兩次更審判決照原文抄了下來,繼續宣判有罪。看倌們或許覺得匪夷所思,但只要翻出判決,大家可以公評!
刑事訴訟法上有名的「罪疑惟輕原則」,是說在證據不足下,必須判決無罪。刑事訴訟法也要求必須達到「毫無合理懷疑之確信」的心證,才能判決有罪。本案禪師並不知情違建,所有證人都作證說禪師不知情,而且從常理去想也是如此,依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當然應該判決無罪。
看倌若擔憂如此失之偏頗,可以回顧高院5次更審判決,就不只一次認為禪師不知情,而且是兩次判決禪師無罪。顯然,高院法官們對於是否知情違建,沒有罪證共識,沒有達到「毫無合理懷疑之確信」的心證。既然法官們都在猶豫,顯示罪證不足,當然應該適用「罪疑惟輕原則」。
但是,最後一審法官大老爺竟然沿用「自由心證」,拿前一份有罪判決幾乎全文照抄交差了事,這不算是冤判嗎?這樣的司法能令人信賴嗎?如果連著名冤判蘇建和案,在有共犯自白的證據下,被8次更審判決有罪,最終都依照「罪疑惟輕原則」改判無罪,禪師的這個全靠「自由心證」的離譜判決,還不算冤判嗎?
最離譜的一點是,法院判決認定的事實根本就是錯的!因為,禪師絕不是「購買納骨塔1樓及3樓之使用權」,當初是跟廟方合作主持大雄寶殿,只不過後來廟方反悔,硬是拿納骨塔1樓及3樓使用權給禪師抵債!這段真相就在案卷內「合作興建協議書」白紙黑字寫明!
因為禪師當初是收到抵債而託管的,怎麼會去查閱違建呢?這點攸關禪師是否知情的犯意。但是寫有罪判決必須自圓其說,竟刻意混淆這份契約證據,略去不用,其判決草率至極,更與卷證資料相違背,這實在令人氣結扼腕!人民要如何繼續信賴司法呢?
 
三、寺廟納骨塔完全合法
在台灣,許多宗教團體為了籌資弘法,都會採取販售寺廟納骨塔的方式。禪師當年因應許多信眾的需要,且響應政府火葬的政策,才會同意接手明安寺納骨塔使用權。
可是在民國80年代,納骨塔是完全沒有法令管理的。當時的「墳墓設置管理條例」只針對土葬,沒提到火葬。直到民國91年7月17日頒布「殯葬管理條例」,才對火葬及納骨塔設了規範。也就是說,民國81年還沒有納骨塔法令,高院判決卻用10年後的新法令,去苛責10年前的行為,這難道不是冤判嗎?
更不公平的是,民國91年7月17日新頒的「殯葬管理條例」第72條規定:「本條例公布施行後,寺廟或非營利法人設立5年以上之公私立公墓、骨灰(骸)存放設施得繼續使用。但應於2年內符合本條例之規定。」直接承認寺廟納骨塔的合法地位2年,並要求2年內補正相關程序。也就是說,新法令尚且允許寺廟補正,均不得強制拆除。
最不公平的是,民國101年1月11日立法院修正通過「殯葬管理條例」全文,這次乾脆把2年補正期都刪了,全部「就地合法」。條例第102條規定:本條例公布施行前募建之寺院、宮廟及宗教團體所屬之公墓、骨灰(骸)存放設施及火化設施得繼續使用,其有損壞者,得於原地修建,並不得增加高度及擴大面積。」今天,各位所見到的各大寺廟附設納骨塔,雖然「曾經」都是「違建」,今天全部都「合法」了!
姑且不論「就地合法」是否合理,但在民國81年,全台灣到處都是寺廟納骨塔,根本無法可管。到了民國91「殯葬管理條例」頒行時,都容許補正,不得強制拆除。到了民國101年時,更直接全部「就地合法」。既然民國101年1月11日的新法都承認合法,高等法院仍在同年8月7日判決有罪,這難道不是一樁冤判嗎?
就算有人嚴苛的指責禪師,無論如何不應該去賣「違建」的寺廟納骨塔,但當年全台灣充斥寺廟納骨塔,禪師卻在事發後,立刻成立善後中心,辦理解約退費,或者協助安遷到新納骨塔,圓滿善後。這在納骨塔界是難以想像的!即便今日,納骨塔銷售出去後,很難要求解約退費或換址,大多自己轉賣,但是禪師一肩扛下。後來更不會有人再去深究,禪師接受託管的納骨塔樓都沒了,他才是最大的被害人啊!
更令人掩卷嘆息的是,當年一群作秀議員直接帶著怪手去拆除明安寺納骨塔,根本是違法拆除。因為縱然是「違建」,依法仍不得強制拆除,而且是可以繼續使用的。許多看倌的先人們可能正奉厝於這類寺廟納骨塔呢!
當年強制拆除於法無據,卻因為作秀議員的「違法拆除」,才「造成」納骨塔的「損害」,把信眾親屬們「逼成」刑事詐欺案的「被害人」!否則,禪師怎麼會被起訴詐欺呢?法院卻全然不理睬違法拆除的影響,認為這一切「損害」都是禪師「造成」的!這難道不是冤判嗎?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其實,當年禪師遭逢「法難」,並不是因為寺廟納骨塔而已,根本是來自政治打壓。
 
貳、「法難」的澄清
 
一、「法難」的時代背景
民國80年代,禪宗臨濟宗印心佛法的弘法進入了一個新時期,悟覺妙天禪師率先走出了山林,進入了城市,在各地設立禪修會館,普及推廣禪修。從此,民眾禪修的風氣漸盛,幾年後更連帶影響到佛教幾大山頭也跟著下山,紛紛步上了城市弘法之路。
悟覺妙天禪師為自世尊以降之禪宗第85代宗師,所傳授的禪法簡明易懂,講求實修實證,身心改善之見證不勝凡數。至民國85年間,固定禪修者已近10萬人之譜,曾經來禪修者至少有30餘萬人之眾。當年,各地禪修會館一開班,不必宣傳便是爆滿,許多人主動前來詢問禪修班次,可謂極盛。
當年,北台灣及中台灣各地,許多禪修者喜將禪宗「三色光」或「三身佛」標誌的貼紙,貼在汽車後玻璃或機車擋泥板上,以保平安,此景街道巷弄間經常可見。在口耳相傳禪修益處的見證下,更多人來禪修。尤其北台灣,在工作壓力沉重與生活作息緊繃的步調下,民眾更亟需一種紓壓與尋求心靈寧靜的安頓法門,禪修正契合了眾人的需要,因此都市居民禪修風氣更盛。
然而,民國85年10月18日,一則新聞報導逆轉了這一切,一場禪宗的「法難」正式拉開了序曲。當天下午的中時晚報頭條新聞,竟以斗大的「妙天禪師詐欺斂財」作標題,配上一張禪師法會演講照片,輔以聳動的內文及夾雜一般人不易理解的宗教術語,拼湊出了一篇攻擊性的報導。
這一篇攻擊性的報導出現在當天晚報的頭版頭條,當晚全部電子媒體立刻跟進,各家電視台均大幅報導,談話性節目更是推波助瀾,「妙天禪師詐欺斂財」這則新聞便在隔天的早上成為了各大報的頭條新聞。
接下來的三周內,「妙天禪師詐欺斂財」的新聞持續佔據各大報的頭版,餵食了所有的媒體。所有對於禪師的不實言論與攻擊,充塞了所有媒體,仿佛每天都新的詐騙手法被發現。至於禪師所發表的聲明或澄清,全都泥牛入海,不見蹤影。所有來禪修的信眾都嚇壞了,許多人都退縮而不敢再來禪修。
各大媒體會對這則宗教事件作如此大規模的報導,實在不可思議。推究其因,一則是因為禪宗會員人數龐大,影響深遠;二則當時才剛發生「宋七力顯相紀念館詐欺事件」,連謝長廷夫妻都被捲入,當時媒體最喜歡這種連鎖性事件的報導,且最易吸引輿論。
但這些都只是表層的原因,因為即便是民眾關心的新聞,也不可能連續將近20天持續在各大報的頭版發燒,這是前所未見的報導熱潮。真正的原因,其實是政治力發起,並且刻意操作的。
 
二、總統大選中的佛教團體
民國85年3月,台灣將要舉辦了首次總統民選,候選人有四組,分別為:國民黨李登輝先生與連戰先生,民進黨彭明敏先生與謝長廷先生,新黨林洋港先生與郝柏村先生,無黨籍陳履安先生與王清峰女士。

國民黨李連配
 
民進黨彭謝配
 
 
 
 
 



 
新黨林郝配
無黨籍陳王配
 
首次舉辦總統直選,民主的浪潮激盪了全台灣的熱情,長久壓抑的政治熱情一瞬間迸發了出來,人人都熱烈地討論著選戰與策略。
選舉激烈的競爭促使各陣營用盡方法爭取選票,壁壘分明。民間團體縱然原無立場傾向,紛紛主動地、或被動地、或甚至是被迫地,都被各陣營要求投入選舉動員造勢或者必須表態支持。在當時的氛圍下,許多組織都積極地、或無奈地被捲入了選舉的激烈競爭之中。在這樣一個年輕的民主國家裡,所有人都在學習著民主。

民國85年總統大選國民黨造勢大會
民國85年總統大選民進黨造勢活動
 
當年依照中央選舉委員會的規定,無黨籍候選人必須提交超過40萬份的連署書,才有資格參選,這對於陳履安先生與王清峰女士一組來說,是非常困難的。在沒有政黨奧援下,缺乏政黨組織網絡協助動員連署,更是讓實際執行層面出現難題。
 
民國85年初陳履安先生在缺乏政黨奧援下,艱苦地採取全台環島行腳方式參選。
 
不過,陳履安先生身為佛教徒,長期沉浸於佛法,因此暗中獲得了佛教界的力挺,包含佛光山星雲大師與中台山惟覺法師等,都投入了積極連署的工作,各佛教主要團體也都或明或暗的支持了陳履安先生。禪師所帶領的禪宗弟子也不例外的,紛紛投入了連署陳履安先生參選總統的作業。
禪宗的義工們紛紛動員起來,每天都在連署。因為當年陳履安先生與王清峰女士形象清新,深獲年輕族群及女性族群的青睞,連署相當順利。再加上禪宗義工眾多,連署進度相當快速。
當時,禪宗的全體同修們,都熱烈地為陳履安先生連署,連署活動也相當順利,民眾普遍對於陳履安先生的印象很好,認為連署給他機會參選是好事。所以禪宗義工們在連署上就更加的賣命了,成果非常豐碩,僅靠禪宗義工竟在1個半月內就連署10萬份以上。
殊不知,這樣的行為已經觸怒了當時的執政黨。
大選前半年,約在民國84年10月底,執政黨發出了關切,許多佛教團體無奈先暫停了連署。當時,禪師也感受到了壓力,但為了讓陳履安先生取得參選資格,便堅持繼續協助連署,不過盡量保持低調,只要能協助陳履安先生順利取得參選資格,獲得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就好。當時同修們每周固定到會館禪修,有空便排班去連署。
 
三、桃園大法會的陰錯陽差
民國84年12月,悟覺妙天禪師的弘法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為了能夠讓更多人認識明師正法,便計畫在桃園體育場舉辦一場6萬人的人天大法會。這將打破台灣史上法會人數紀錄。由於當年禪宗印心禪法的修習風行一時,各地禪修會館的禪修人數非常多,因此很順利帶動出可觀的法會信眾人數,一時報名者蔚為風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